站在一个立场——中国国家利益,从七个维度: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观察世界风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战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55|回复: 4

地缘政治与智缘政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30 15: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提要]土地与知识是人类社会发展和国际格局演变最本源的两大因素。争夺和控制
# `1 w* `* R3 g土地是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国际斗争的核心内容。反映地缘政治现实的地缘政治学也萌芽于农业社会、逐渐成熟于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知识成为中心资源,它在信息时代的作用将超越土地的作用。在国家关系领域,土地的主导性使命终将结束,地缘政治将衰落于信息社会,日渐为智缘政治所取代。( U' W; }4 p- j3 Z
/ {& A+ g- B, l- ~7 k' U% d% f' M0 R
                                                   土地和知识一国际关系的两个决定性因素   
* [& ]1 a5 S4 u% M' e    人类是自然的创造物,从人的身体构造到生存本能无一不体现着自然的属性,然而人在实践中积累了知识,又用知识履行了人类自身。这样,自然与知识就成为人和人类生活的两种最本源的因素。8 Y5 N  L. J8 v, L/ `
   
1 T7 ]1 p$ W) a# u    自然与知识这两个因素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国际关系。国际关系领域里最重要的因素是实力,虽然对实力的分解有许多角度,但被分解物无非就是占有的资源以及如何利用资源的知识和技能。由于土地是自然资源的载体,土地和知识便成为国际关系的决定性因素。9 Y: T6 y9 N" w
   
' z+ Z1 D+ L3 ]4 B5 \3 p    土地和知识就像人类进步的双翼,推动历史的发展。然而在各个不同时期,它们的地位不同,作用也不一样。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将人类文明分为三个阶段: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根据这一划分,我们发现,在农业社会,土地所起的作用要远远大于知识所起的作用,因为当时人类的生存和发 展主要取决于所获得的自然资源,尤其是农产品。而到了工业时代,知识的积累和更新使人类对于自然的主观能动性大大加强,于是知识对国际关系中的影响力开始日渐显现。但是,这一时期的土地的决定性力量仍然是举足轻重,因为工业社会发展的动力仍依赖于以土地为载体的原料、能源。在信息社会,知识成为时代的特征,知识可以使大部分原料再生,可以开发新的能源,可以使有限的资源无限化,于是土地的决定性作用降低了,知识在信息时代的作用将超越土地。
( N) {# _6 A+ w+ e# I   
  K4 g  o" g8 n7 J    随着土地的决定性作用日益下降,以土地为基础的地缘政治理论也将逐渐衰落。地缘政治将遵循着萌芽于农业社会,成熟于工业社会,衰落于信息社会这样的轨迹,在现实与理论两方面日益明显地表现出来。在信息时代中决定国际格局的主要力量将是知识,对知识的争夺将逐渐代替以往对土地的争夺,地缘政治有可能让位于“智缘政治”。
; Q8 \) n+ B& Z( `$ K2 w
, O: P& f% a, [                                                           农业社会—地缘政治的萌芽期   
, s/ G, H0 c1 P4 _, a: k    1.定居与争夺土地的战争。前农业时代是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其间几次重大的知识发现,革命性地改变了先民的生活,并最终使他们进人农业时代。先民定居下来,建立在一定疆域基础上的国家逐渐形成,从而开始了早期的国际关系。/ e+ P) x# V# p2 ?' P: y" P
   
1 e" u: D/ L+ N9 y6 u7 [# C    在农业社会里,知识的新发现始终起着革命性的作用,如青铜器的冶炼知识、炼铁的知识、牛耕的知识,以及制度革新等都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从而改变了国家的面貌。但是由于新知识是零星地产生于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从而大大削弱了知识变革所引起的历史展撼,使得人们认识上忽略了知识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而突出了土地在国际关系中的决定意义。鉴于财富来源于土地,一国的君主更倾向于发动战争去掠夺土地来增加实力与财富,而不去思考创造新知识、新技术来提高单位亩产。对知识、技术进步的追求更多地表现为民间的自发行为。
! Y2 _  o! i! ]+ l9 l   
( J0 x7 J, T4 @$ F/ @+ }  `    因此,在农业社会,土地便成为国际交往的焦点问题。它是一国赖以生存的基础,也是决定其国际影响力强弱的根本因素。争夺和控制土地的斗争贯穿着农业社会的国际关系史。比如春秋250年历史,“言侵者六十次,言伐者二百一十二次,言围者四十次,这些战争都是为了土地占有或物质掠夺而发动的。;}z}战国二百四十八年,有史载战争二百二十二次,也都是为了“争夺领土和资源’Ua7。世界历史亦然。罗马与迎太基的残酷斗争的主要原因就是土地。,由于罗马担心迎太基对西西里岛北部的墨西拿抱有野心,而当时墨西拿的寡头政治集团也已经向罗马请求保护,于是两大强国间的战争爆发了。
* H5 d/ \9 L, ^' S5 J    0 ~) x/ ?' B. U
    2.秦统一的地理决定论与早期的地缘政治的理论。公元前221年,秦所以能完成统一中国的使命,可以列举许多的原因,但根本的原因在于土地即地缘政治的作用。中国学者田昌五等指出:“秦国拥有优越的地理条件,既可以攻,又可以守。故而最后由秦国歼灭六国,完成了统一大业。
& }" e2 E0 K  }    ; O& I+ |$ G) `' p% l8 N1 q# B
    战国时期地理政治的巨大作用使诸多的策士都注意到了国家的强盛与土地紧密相连,都从土地的角度出发阐述国家兴亡的战略问题。他们的见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就是早期的地缘政治理论。7 _( ^4 w3 i) t. r
   
  K: b1 o0 [+ o" ^    战国时策士的分析框架基本如下:土地及位置;以土地为基础的农业;以土地为基础的
7 x* ~; v& l$ A人口。这三点构成当时各国的基本综合国力。
6 B( q' e9 u9 l1 Z5 V   
% X$ @$ R; r# f6 O    苏秦指出:“秦之攻韩、魏,无有名山大川之限,稍蚕食之,傅国都而止。”这是指出地理位置的战略意义。李斯在《上秦王书》中则很好地论述了土地对农业与人口的作用。他指出“臣闻土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川。另一位战略家范雌也指出秦国的战略:“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也,得尺则王之尺也。今夫韩魏,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也,王其欲霸,必亲中国以为天下枢,以威楚赵。楚强制附赵,赵强则附楚,楚赵皆附,齐必惧矣…齐附而韩魏因可虏也”。这仿佛就是麦金德“谁统治东欧,谁就能控制大陆心脏”的三段论。3 Q% V7 W$ n2 q2 }7 P
   
! w1 z. W/ V% E) W, Q) u1 x) B6 x    由此可见,在当时,地缘政治的现实与思想都已存在,只是尚未产生“地缘政治”一词而已,我们可将其视为地缘政治的早期理论。这些纵横家从属于法家学派,也就是现代所称的现实主义学派;而当时的理想主义派则是儒、墨家等,强调以仁义王天下。其实无论法儒,根本目的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是手段不一样罢了。/ f, N$ e' O6 r3 Y
   
4 |6 ^% N" z0 m: o% P    总结战国时的理论,我们可以看到,在当时土地的决定性作用已为人们所熟悉,而对知识的作用的认识仍很肤浅。
' H& Y, o9 E$ h* z& F, M; L5 ^" d7 \4 G5 h
工业社会—地缘政治的成熟期
. J9 ?5 d& ?( K- Y  ]    距今三百年左右,人类进人了工业社会,其标志和推动力为发生于英国的第一次技术革命。这一巨变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生活的方式,也改变了国际关系格局,从而使地缘政治在实践、理论方面均进人了成熟期。8 V8 G: K' |2 }9 b1 Y9 A# h' K
    % q6 b* V; V9 e5 I. L5 H
    1、知识与土地为双头鹰。进人工业社会后,技术革命使土地的价值形态发生重大变化,人类除从事大规模农业之外,还开始大规模地开采各种能源与矿产品。对能源和矿产品的占有成为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标,也成为各国争夺的主要目标。作为原材料与能源的载体,土地的重要性在人们的认识中仍占主要地位。但工业革命在产生财富和权力方面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技术的重要性,使人们对知识和土地的作用的认识出现了齐头并进的情况。
( U# M. R* R" U6 M( y* o0 h   
8 S9 i" x: F: r; k, k    正如美国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所指出的那样:“后来发明的蒸汽动力和它所大大依靠的煤和金属资源的发展,增强了某些国家的实力,从而相对地减弱了其它国家的实力”。在这一过程中,知识和土地资源共同发挥作用。最先意识并顺应这一变化的国家成为国际舞台的新霸主,而漠视者的命运只能是走向衰弱,甚至被奴役。
7 g! G2 z) m; z1 L    . {+ u  q9 H; g$ V, ^
    美国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对技术革新与强国兴起的相互关系作了生动的概括:“工业革命的第一阶段以及作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大不列颠的兴起,依赖于蒸汽动力、铁的冶炼和纺织工业方面的一大批技术突破,接踵而至的铁路、新大陆的开发成为国内外投资的巨大刺激因素。19世纪后期,新的工业组织形式,新的工业(电力、钢铁和化学)的出现,以及将科学理论运用到工业中去,导致德国在欧洲大陆工业和政治上的兴起。到了20世纪,美国工业和经济的霸权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管理技术、先进技术(汽车、电子、石油化工)的大量创新,从而构成了过去半个世纪中经济和工业增长的基本因素。+ M. W: y  s+ X9 f! u0 W5 C( c
   
% f$ ~- i% x7 n5 r% b3 }1 E3 Y  [    2、领土之争日趋激烈—地缘政治的新现实。为工业文明提供动力的是不能再生的化石资源,同农业文明中的农产品一样,都是蕴藏于地下,以土地为载体。因而领土的控制与征服是一个群体或国家能够扩大其财富的主要手段。在工业社会中,领土之争相对于农业社会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因为知识的发展而扩大了对土地的索取日趋激烈。世界各个国家、全球各个角落或主动或被动地纷纷卷人其中。9 j5 m( {1 m  r$ e
    6 T# t  e! g9 Y7 B3 ]* m8 R' f
    1618-1648年的欧洲三十年战争,给教皇权威以致命的一击。在结束战争的威斯特伐利亚和会上,国家观念开始取代神权观念。国家主权得以宏扬,而其基础与核心就是国家疆界的划定与维护,现代意义的民族国家开始形成。在民族国家的崛起过程中,每个国家都扩大自身的领土而施展外交、军事手段,国与国之间的疆界问题、领土归属问题越来越突出。在三十年战争后的一百多年里,欧洲战乱不止,无论出于何种藉口,版图之争始终是各国间发生战争的根本动因;领土安排也成为结束战争的国际会议和签订国际协议的核心内容。18,19世纪之交的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更是一次重新划分欧洲版图的大规模的政治行为;维也纳体系也无非是按“正统”和“补偿”原则重新确立了各国疆界及殖民地。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后分别建立的凡尔赛一华盛顿体系和雅尔塔体系也难免于此,只不过土地争夺的范围更进一步由本国版图向各国的殖民地或势力范围延伸。, d# v7 e9 ]9 T7 v% K/ A! C, n; R
    $ s* _8 c  n: X6 Q1 \
    地理的经济价值成为国家力量的主要体现和各国争夺的主要目标,同时,“国家有可能谋求实现对那种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然而因其损失却会造成战略损失的领土的控制。这样,对具有经济价值及战略价值的领土的争夺与控制,便成为一个国家对外政策的深层动因。美国学者哈里•麦格道夫就揭示了美国对外军事行动和建立国外军事基地的根本目的在于:1,保护现有的和潜在的原料来源;2,保护国外市场和对外投资;3,保持海上商业通道畅通无阻;4,维护美国实业界的贸易和投资在竞争中略胜一筹的势力范围。9 E' |$ r6 s8 G! @  U
   
& B( Q, q) w6 F' ?8 L( d    3、地缘政治理论的完善—地缘政治学。对应于工业社会国际关系领域的地缘政治现实,地缘政治理论在十九世纪后期和二十世纪初得到了极大完善,逐步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地缘政治学。正如我国学者王逸舟指出,地缘政治学的主要特征为“把领土国家视为国际政治力量的主要单元,而气候、植被、土壤、位置、矿物资源、海拔高度、陆块分布等因素则构成地球自然性质的内涵。从地理角度考察国际政治权力与地理环境的关系,虽然门派纷呈,归纳起来不外乎两方面的内容:
( F  s4 H8 U7 Q3 s2 j   
) l3 P$ p& `! ?6 O* Z5 Y    (一)论证领土之争是国家的自然本性。德国地理学家弗里德里希•拉采尔认为:“国家
; `! B9 @3 o+ P: b* N是有机体演变的产物,这个空间有机体像生长在陆地上的树木一样把根牢牢扎在土壤里。因此一个国家的特征将会受其领土的性质及其区位的影响,衡量一个国家的成就,要看它是否适应这些环境条件。对于健全的空间有机体来说,通过领土扩张而增加它的力量是自然而合理的”。瑞典地理学家鲁道夫•契伦更形象地把国家组织和人体器官的特征相比较,认为“决策的中心城市、首都是大脑,交通是动脉,武器是为防御,自然资源是为供养和生产所筋之粮食,具备上述条件最为充分的国家就是有能力最为成功地控制他国。! x2 t( q! P/ K2 }% u
   
& F( {/ }, `- \: g5 s' B" c    德国地理学家卡尔•豪斯浩佛进一步提出了生存空间和‘.能动的疆界”,认为国家有占据天然疆界即自然形成的世界的权利,从而获得生存空间即供养一国人口的土地面积和自然资源,并且一个国家力图在生存空间以外的地区,即人口稀少的地区设立疆界,用以把它同邻国隔开,即“能动的疆界”。这些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希特勒的世界观,从而促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 i/ I9 k$ d* k. B3 S   
; w# H8 c! @+ `( R. Z$ x! V* U    (二)论证地理上不同区位的战略价值。英国著名地理学家哈尔福特•麦金德认为位于欧亚陆块和冰洋水系的广大区域占据了“战略中心位置”并拥有“丰富的资源”,是“世界造的中枢地域和心脏带”,这个区域被内新月地区包围,即包括欧亚大陆边缘的那些国家,德国、土耳其、印度和中国。内新月地区反过来又被外新月地区包围,包括英国、南非和日等国家。继而又提出了著名的三段论:“谁统治东欧,谁就能控制大陆心脏;谁统治大陆.L:脏谁就能控制世界岛(欧亚大陆);谁控制世界岛,谁就能统治世界”8 l' }) F3 s; b8 A
   
+ Q4 P3 y$ N9 J" ]1 `4 c" x# u- a7 P    美国学者斯皮克曼对这一学说的有效性提出挑战,认为心脏地带儿乎在每个方面都欠缺,甚至怀疑其在现代世界中的战略优势,而把内新月地带的覆盖面扩展到包括波罗的海一黑海地狭两侧的整个欧洲大陆、亚洲山地中心和整个中国,并将这些地区命名为“边缘地带”,认为这一地带有着更为实在的世界权力特征,并提出了如下的结论:“谁统治边缘地带,谁就能统治欧亚大陆;谁统治欧亚大陆,谁就能控制世界的命运。这一学说后来成为乔治•凯南“遏制”政策的理论基础。2 ^& G1 n1 D* o6 [5 j8 x
   
6 {. Q* S5 f' Y    此外,索尔•科恩将世界性的区域划分为地理战略性地区和地理政治性地区;德波利叶提出五个种族意识形态区域理论;沃伦斯坦提出中心地缘学说等,都从不同侧面谈及了地理位置上不同区位所具有的不同战略意义。诸多理论的提出,使地缘政治理论进人了成熟期。2 A! |: Z! D$ s5 s
  ?5 S0 R3 I  V0 ?) O' ]
                                                            信息社会—智缘政治的兴起
4 Z( ]7 l; e; I2 p: p! i. W    二十世纪60,70年代人类开始向信息社会过渡。知识被视为文明经济体制的中心资源。丹尼尔•贝尔认为,后工业社会的意义在于知识。[ie」托夫勒也指出,如果有合适的资料、信息或者知识,那就可以在减少其他的生产要素的投人的条件下,创造出同样多的财富国家不再象农业社会工业社会那样对领土及附属于土地的资源有强烈的要求。这一点改变了土地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也使以土地争夺为核心的地缘政治理论将被超越。
8 X2 Q' I1 C* f5 v$ I* G* z* l& H8 D! A3 C' x" h
    在信息社会,为国家发展提供动力并决定其在国际政治中所处地位的因素已从农业文明的农产品,工业文明中的化石资源转为智力资源—知识和掌握知识的人;从依附于土地,以土地为载体,转为以人脑为载体、以人为中心。知识和技术已成为主要资源。由此一来,地缘政治理论将丧失它曾在历史上起过的巨大作用,而让位于新的“智缘政治理论”。$ {9 j! G: `, q2 E
4 P; _5 k, i, |; U* [
    智缘政治是指在信息社会中,各国视智力资源为国家实力最重要的构成要素,致力于人才的培养和争夺,通过知识的竞争来谋求其在国际关系领域的优势地位。1 r5 d; N  o, J, \

8 j0 n9 y* E" Q7 _+ F3 b0 t' o    这一理论将知识作为核心。知识将成为一个国家生存最基本的要素,知识将成为一个国家对外扩张的主要目标和动力。知识的战争将成为主要的战争形式。知识将成为衡量一国综合国力最重要的指标。具体而言,知识将在军事、经济、政治诸方面改变国际关系的面貌。
$ Q; O" \( G- S* y
4 o$ V1 R1 v! J/ ^4 o2 I/ G    (1)和平与战争。战争与和平一直是国际关系的永恒主题。但是在信息社会中,在智缘政治的作用下,战争与和平将发生重大的变化。
4 s4 B9 D0 v3 U- I. y* A
3 @/ F( N% s! Z( @. p: Q$ B    国家在根本上总是趋利避害的。因此,在国际关系行为中它总是依据理性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一国之所以选择战争,是因为判断战争带来的收益要大于战争带来的损失;反之,一国之所以维持和平,是因为它判断和平带来的收益要大于损失。% K: f1 M/ j' y# a2 Q
$ P% F! u8 G" T5 Q0 \! \
    在农业社会中,君主们通常通过战争来增加财富。这时候,战争总是和攻城掠地联系在一起。土地是财富的来源,一国的强大与否都是以土地来衡量。而且,农业社会的战争形式主要是冷兵器作战,不会破坏土地的生产能力,不会影响到土地的产出。  l* L) C. ?2 p& s* y( k
1 B* R/ f" _9 d6 C( Q$ t3 A
    在工业社会中,工业变革的发展急}J扩大了对能源、原材料的需求。要获得能源与原材料,就必须获得土地。在工业社会中战争的主要形式是热兵器,虽然大大地加强杀伤力与破坏力,但对蕴藏于土地的自然资源的产出却不会造成根本性的破坏。战争依然有利可图。
) U* w- Z8 Y/ Q" I' W* D
/ D' `4 y, G6 `" i6 j& S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核武器的出现预示着新时代的到来。核战争的爆发意味着人类社会的毁灭,使战争的收益为零而损失无穷大。因此,由核均势带来的核威慑下的和平,是智缘政治的一个现象。在没有新的战争手段被采用以前,和平的可能性大为增强。3 ^- U+ ?- I/ }* d' V$ ]) }+ \

7 i' T. G9 D( }' j7 T8 @    智缘政治的特征是各国致力于科技的角逐,因为高度发达的知识能产生新的材料、利用新的能源、使有限的资源无限化,因而各国对土地的产品:农作物及矿产资源的需求下降。这使得以夺取土地为目的的战争不再成为增加财富的主要手段。
# f) n( y, E: O# Z3 y) r
0 M2 \- p1 A6 `* I8 U    不过,不能认为智缘政治时代就没有战争。因为只要国家存在,国际竞争就会存在,国家间的矛盾也就会存在,战争作为解决冲突的最终手段始终是保留在国家的手中。与农业、工业社会不同,智缘政治时代的战争是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它将是人类智力的较量。战争的胜负将主要取决于国家的智力优势和运用信息的能力。战争胜负将不再取决于领土的大小、资源的贫富,而将取决于知识。一个国家拥有了掌握知识的人才也就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 l6 e6 i: F$ y' ]- `
% v  K* ~& x5 R! w* z! T    (2)开放的全球经济。在智缘政治时代,以土地为载体的资源要素已不再是生产的最关键要素,科学技术在国民经济的发展中成为最首要的生产要素。争取技术上的优势变成各国间的经济竞争的最主要方面。
0 s' V$ S- j) e/ e1 C% @, h' A  O# s2 Q/ E: c) b4 z
    信息产业使大规模、高效能全球信息网络的建立成为可能,空间距离—地理因素正在失去它对经济国际化的限制。人类第一次有了可以瞬间分享的信息,人们对全球范围的有效需求的宏观把握有了可能。信息革命大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使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成为可能。从而各个国家,各个企业都根据自身的实力、技术水平、产品特点,从世界市场—这一更广阔的空间来考虑生产规模、生产配置,力求实现生产诸要素的最佳组合,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V9 ?4 j' }5 W# ^: G. n

, c8 Z5 L. Q/ ~$ [    全球经济要求各国奉行开放经济的政策,这已成为一国的经济增长的一大动力,推动了各国经济的发展,已成为各国的一种必要选择。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采取开放经济政策就一定能带来经济发展。因为在信息时代,从根本上讲,一国只有具备技术优势,才能取得经济优势。另一方面,经济开放程度也是受制于技术进步的程度的。0 b# b! W& n5 ]8 G8 K
1 \" d5 e+ k, c1 @, P6 v
    在技术力量主导下的全球经济对不同国家具有不同意义。各国在组织社会生产时,生产要素中的技术所占比重的高低,产业结构向新兴信息、产业调整速率的快慢,影响到它对有效信息获取的多寡,从而决定了其在国际分工和全球经济中地位的优劣。
$ G! D# ^9 y" x% Z8 ^% F7 I' B
* D  P, w, u, B' P- D' ~    (3)主权观念的衍化。传统意义上的主权概念是与土地密切相连的,主权是限定在一定地域内的权力。因此,保卫土地的完整性就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核心。不可否认,在主权的旗帜下,领土或版图之争仍是目前国际斗争的一个主要内容,但其频度与烈度同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相比,呈明显下降之势。当前传统的主权观念正在衍化,围绕着主权问题的斗争也在发生变异。这集中表现在人们对国家主权的关心越来越少地受到地理疆界的影响。% |4 w* Q. Q5 Y6 z; ]4 s, m

5 O# P6 i& u3 b  A9 \    (4)战略制高点。知识的发展也将改变战略要地的命运。在信息时代,拥有广阔的疆土
8 Y7 z# H$ D7 J7 k和传统意义上的富饶的自然资源的国家并不一定能成为强国,拥有丰富知识的“小”国却同样可以成为世界霸主。
( F4 t! Z; ~$ T; D+ J) h" w6 b' s4 S/ g$ ~5 c  i- V& [( t
    “后工业社会的主要资源是它的科学人员。”“知识和技术已成为社会的主要资源。随着智力资源重要性急剧上升,“大学一或是某种其它形式的知识机构一将由于其作为发明和知识的新源泉的作用而成为未来百年中的重要机构。它们将因为智力资源的丰富区域和知识的辐射源而成为各国力量角逐的新边疆,科学人员将成为国家的新卫士。谁拥有了智力资源的优势,谁就必将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 r. S$ V% Q) X; u7 @# f/ L$ [) Q/ a% Z' x$ ]' s6 O1 ]
    智力资源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特征就在于它是可再生的,其养成、培植、传播、再创造的最主要的途径在于教育;另一更为经济的获取途径就是人才的引人和争夺。
& @5 E1 F9 v" G5 v/ }! k2 _- Z# {5 ^' v
    在智缘政治时代,如同丹尼尔•贝尔指出,“知识是取得权力的基础,教育是取得知识的方式,占有知识的人是科学家,技术和专业分子。于是我们可以这样提出三段论:谁想雄踞世界,谁就必须掌握知识;谁想掌握知识,谁就必须拥有高素质的人;谁想有高素质的人,谁就必须有高质量的教育和有效的人才引进机制。6 w. c$ N! k: O8 o( \( r1 y. U
0 \! z8 R1 t- z/ Y, N2 c% m
    千百万年来,人类不能摆脱自然的束缚,而是臣服在自然的脚下,权力自身一直牢固地根植于世界的自然性质之中。土地作为人类生存资源的载体,一直在国际关系的发展历史中扮演着主角,但是,知识的进步使地缘政治将逐渐为新的智缘政治所取代。. [" f  s2 d0 ^' `, p+ u
9 j# [; @; {" F+ R- D2 T0 S
    随着人类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迈进,社会发展的动力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们不仅需要具有与之相适应的意识,而且必须调整我们的发展战略。在这新旧文明撞击的变革时刻,我们不禁要大声疾呼:忽视未来的人没有未来,忽视知识的人将会丧失未来。
( e- {* F6 O$ p  G; j& o(作者:张蔚斌、马磊;转自《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金钱 +2 收起 理由
天蓝蓝海蓝蓝 + 2 + 2 很不错的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15: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
发表于 2010-11-30 16: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强国就两件事,一,获得资源;二,使用资源。
7 b) d, ?$ U. z% C8 f8 X3 c3 t  \/ j. p: o
地缘政治是获得资源的主要表现。中国海陆兼备,地形复杂,人口众多,只要自己不乱,很难想象外力入侵的情况。如果能把高铁和远洋海军搞好了,会有很大进步。
% R* k5 X$ j: t5 |
$ C+ A# z7 Q% V- Q0 F8 i: c使用资源靠两个,1.软的,就是管理,往小里说是生产流程的合理,往大里说是资源配置,在中国就是有宏观调控的市场经济,2.硬的,就是科技。科学是基础,技术是表现。技术不需要担心,中国做得不错。; M2 ^5 z3 h! c' ]3 {7 i% D
=========
+ p2 d. F7 z- A' W$ g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工具作用的是物(人)流和信息流。由此,我完全支持中国大力发展高铁和互联网,这两个东西会对中国甚至世界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 m; b# B/ Y3 L$ V) g- {2010-12-1 16:15:51
发表于 2010-11-30 23: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非常不错!智缘的提法我是第一次看到。很有启发。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20: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天蓝蓝海蓝蓝 0 c9 R; k7 m$ W; ~" {! ?

3 s* C5 u, E8 h6 R( w6 t0 B不会吧..........* J( Q7 q9 U3 |) n# e
已经是98年的文章了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大战略网,从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等七个维度的独特视角观察和研究中国国家大战略,提供学习、交流、研究大战略所需的各种资讯和资料。

QQ|QQ群:171285823|小黑屋|手机版|大战略 ( 琼ICP备14001237号  

GMT+8, 2018-1-23 16:17 , Processed in 0.42477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