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个立场——中国国家利益,从七个维度: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观察世界风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战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16|回复: 1

中美战略的几个难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24 08: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摘要]:在未来一年,中美关系应不会出现重大波折。但中美关系短期内的前景不易看透,这表明“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目标仍是遥远的理想。 7 y: y; S1 r, I- u* W& w+ ^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今年年初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中美关系出现回暖势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新年国情咨文中四度提到中国,表示中国和印度的快速发展已对美国产生了压力,美国必须居安思危,保持领先。美国谈论这些问题时,多少反映了正视中国的平和心态。
' H. k% e$ Z- h+ r9 r" }; {
. j$ d0 _  l/ H- k2 Q/ @4 m  2010年中美关系面临了诸多矛盾,如美国对台售武、美国总统会见达赖等,可预见这些问题不会在今年重演。一些偶发性的事件如韩国“天安”号爆炸沉没,也可预见至少不会很快重复。今年美国是否将支持再给另一个中国人授诺贝尔和平奖?估计不会发生。排除了这些棘手因素,我们可判断2011年中美关系应不会出现重大波折。
9 `0 I$ r, E4 k' I! X3 C9 O8 W9 h0 X- Q  g. i4 \3 O, J
  但人们对中美关系的近期判断,比较准确的也就一年光景。进入明年,美国将要进行总统大选和两年一度的联邦国会选举,美国国内政治将更多影响中美关系,美国就业率和出口必将是其国内辩论的主题。届时美国经济景气与否,执政党是否获得民心,将决定美国两党党争趋向。同时,中国也将在2012-2013年进行党政换届,届时中国对外政策可能也将缺少弹性。因此,那时中国的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也将牵制中国的对美方针。
' n4 X5 l1 h3 B. `; F+ J
$ V% A$ ]0 y5 q* p2 J$ ?8 B  中美关系短期内连1-2年的前景都不易看透,无非表明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还远未确立。
. E2 k4 t* y4 N. Z
4 o8 C9 j3 x' h7 f: W  中美在2011年1月发表了《联合声明》,其中提出了“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目标,这似乎仍是遥远理想。3 Y9 U. ~3 \& j% ?
# f- I: B; p1 Y! M5 c7 O! _/ a+ r9 \- S
  中美关系消极部分4 p* Y5 `9 t: c# g/ y$ |
! D8 W. n) p' m
  美国对台军售仍是中美关系无法绕开的障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今年一月访华。他在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时承认,是美国对台军售造成了中美两国两军关系的困难。美国高官能这么坦率,还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但美国恐怕不会由于认识到问题就予以纠正,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它可能还会延续其错误行为。& O/ n. v1 G; ^& r

( I0 q2 x8 E/ `: _- O  从去年2月下旬美国国会放行对台军售到现在,仅一年时间,但美国已在酝酿下批对台军售。媒体透露包括台军战机的升级换代,并且暗示美国正在研究下次军售的时机。在策略上,美国对台军售已越来越失去实际意义。随着中国大陆整体的快速发展和国防现代化的进步,台湾若要期待由美制装备给它提供安全,恐不切实际。中国台海两岸以及美国对此都心知肚明。
3 [9 N& t- h' {6 H5 X7 r
1 G* S" @" d  w  美国继续对台售武,以武力强行干预中国主权与中央政府的治权,是对中国的战略性挑战。这一态势,暂时还不会由于中美今年1月发表《联合声明》就有逆转。中方曾希望中美关系将来不受一时一事的羁绊,这确实是美好理想,但恐怕一时也难以适用于对美国对我台海事务的干涉。期待在下次美国对台售武时中方不予制裁,或者不以暂停两军交往的方式来报复,不太现实。" S' ~0 V4 K7 c+ Z+ ?

0 k9 k/ y' ~7 ?0 @& f) h  如果奥巴马连任总统的努力失败,他就面临是否愿意选择成为中美建交以来第一个不主动决定对台军售的美国领导人。不能排除奥巴马愿意成为那样的人物,但他恐怕也不愿成为第一个在台湾事务上不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的美国领袖。由于距美国大选启动至多只有一年时间,期间美国经济与就业情况很难大幅改观,人们无法对奥巴马总统做过高期待。' r. K. L+ M: s: g

; Q- m' Q7 x" \  在涉及中国敏感利益的西藏问题上,也很难期待在美国政权发生交替后,下一届总统不会延续会见达赖喇嘛的做法。只有奥巴马连任,才可能将会见时间后推。因此,中美关系仍然脆弱。一场军售、一场会见,都可能将中美关系重新置为人质。这些问题,都在顽强体现着中美关系仍缺乏战略基础与彼此信任。
9 n8 T$ u+ L; @/ r- a; q! P; t$ x+ O' q9 u# b
  中美之间竞合博弈, T8 c5 E  Q; U
2 p' o- o( `0 H9 R
  中美关系的更多内容,发生在经济与安全领域。在这些广阔的领域内,中美就不同问题开展不同层次的合作,同时进行广泛的博弈,力求产生对自己最好的结果。
2 y0 `4 N; b3 O: d$ Q* |0 P& A- n
7 t- H- ^% q, u* S+ o  在经济领域,中美在实体生产领域所开展的竞争正在加深。在双边关系上,中国在制造与出口上占据优势,因此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但美国投资方在生产利润上获利更丰,所以双方能达成一定广义平衡,能维持甚至扩展目前的经贸关系。中国不愿仅仅由于贸易不够平衡而将人民币快速升值,因为那将使得中美经贸广义平衡的机会转移给亚太其他经济体,一旦实体生产外移,财富产生的来源就将受阻,这是中国所不愿发生的。
% j1 S/ v1 @" S: ~  u1 I0 O9 x. k" M4 N6 \4 A- B; l, y
  人民币也可以升值,那必须是中国有意通过调节中美货币汇率来实现两国经济关系的再平衡,即通过中国改变“生产—储蓄”以及美国改变“借贷—消费”的传统模式,使得中国一般民众更具消费动力与能力,并促使美国人转向消费与生产相结合,从而使美元更为健康,并使人民币更具竞争力。中国在2010年实现近40万亿元人民币的国内生产总值,按美元计算已达美国40%,超过日本20%,并超过印度500%。这个时候,中国高额的美元储备虽越来越将中美经济捆绑一体,但中美因相互依赖产生的“安全关联”也在更多地呈现“危险关联”。这样在2011年人民币如出现更快升值,或将有利于将中美“危险关联”有所解脱。/ E( t, T& r$ u& g

8 a+ R) l3 T/ {9 \3 h  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博弈,显示了双边战略关系的复杂。这里,合作不是为了友谊,分歧亦不乏理智。中美通过共控复杂关系,协力保持双边体系的最大利益。两国当前的关系,不同于美苏战略竞争,即双方彼此诋毁对方制度,并采取措施全面进行对抗性竞争。
2 Z1 s9 Y7 ~2 b* J- b$ z9 ^) {( o! q; n6 S0 d  a
  在安全领域,尤其是在地区稳定上,中美在未来仍将延续战略博弈:双方共同谋求局势稳定,但不放弃各自不同的战略目标。就朝核问题,中美还将继续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但中国不会接受由于无核化可能引发半岛更多不稳定,而美国也不接受这一地区由于朝鲜拥核而可能实现更大稳定。对伊朗核问题,今年1月伊朗提出它进行合作的前提是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撤消对其制裁的决议,又使伊朗核问题陷于僵局。在这个问题上,中美都认为伊朗必须协助国际社会重建它发展核能只用于和平目的的信心,但中美对如何制约伊朗存在颇多分歧。- h4 P4 I6 ^3 F4 \$ E( t# y

) Q9 [4 P5 C5 U6 b8 A9 {  中美如何增加互信
- H" l9 ~  B: `: T
- O! V& l  c7 X% _  F, a1 U1 m  显然,在以上所述的多数领域,中美竞争不少。对台军售、会见达赖、贸易摩擦、汇率涨跌、诺奖问题、朝核伊核等,中美面临诸多挑战。再加上中美去年在黄海和南海方面的争端,可见两国互信相当不足。& v# Z2 O0 t! n! r% X3 J9 }; B

% c* y  k* {3 c% T8 o  Q  这种局面固然不合理想,但是能否改观?笔者认为是可以的。改变互信不足,亟需各自观念发生变化,中美双方都需更加实事求是,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主动为对方多做考虑。3 j) m* k7 q9 j) f

  o  C  L" T4 m$ \3 l+ i7 P  譬如,“天安”号爆炸沉没,各方都应在第一时刻向韩国表示慰问,包括中国与朝鲜。朝鲜表示它没有涉案,那么它向韩国表示慰问就更不应有困难。为了让中国成为不可拒绝的利益相关方,韩美也应在第一时刻邀请中国参加对于事件原因的调查,而不是拒绝或没有意愿,即使联合调查不易使韩国保护其军舰的军事秘密。即使韩方没有邀请中国参加调查,但在韩国发表“调查结果”后邀请中国等方面前往察看,中国若能接受将更为理想,至少察看并不意味中国必须同意韩国得出的结论。各方对这些步骤中的每一步若能采取更为合作与理性的态度,去年中美关于这一事件的处理就能化挑战为机遇,更多增加互信。8 j' J9 W3 Z1 }( Y8 k

( V# d$ Z4 N2 l' y  d' x; e  在“天安”号事件发生后,韩美提出在黄海(韩称西海)举行联合演习,这并非不能理解。美韩演习并非自去年始,美国航母进入黄海,也非前所未有。韩国军舰沉没,不能排除自我破坏,但这种可能较小。如果确实不是韩美自我破坏,这两国因此举行联合军演以作威慑,属于正常,特别是美国军舰未入中国黄海专属经济区,也未对朝攻击,中国不宜强硬反应。) e7 L& |7 G0 n, Y

4 H- g% N% @' G# e7 o( q  如果说“天安”号事件祸首不明,那朝鲜去年11月攻击韩国延坪岛则证据充分。即使按朝鲜说法,延坪岛周围水域不属韩国,韩国无权从延坪岛向周围海区实弹射击,但朝鲜也不应在韩国对水域攻击时对韩岛上军民实施攻击。在这个问题上,只要中国态度鲜明,中美之间就不会产生不必要的隔阂。中国越早表明严正立场,就越有利于地区稳定、中美加深信任。当然中国有责任劝阻韩国不在敏感时刻、敏感水域进行演习,并要求美国对其盟国予以束缚。如果中国给朝鲜更多压力,将有助于美国对韩国予以限制。反过来也一样,美国对韩国更多制约,也将助推中美互信,促使中国采取更为积极主动的方针。0 ]9 P2 @* e4 G$ e* A2 v

. L, j$ E0 s6 c  中美建立互信,不能等靠,而要主动。两国已经建立起最高领导人以及两军之间的热线,可惜去年双方很少使用,没有很好利用这一增信解疑的机制。对此,中美要“相互尊重、互利共赢”。中国需要理解美国的目的不是威胁朝鲜,而是威慑朝鲜。威胁是对对方作恶,而威慑是阻止对方对自己作恶。“天安”号沉没原因不明,美国威慑朝鲜可能师出无名;但朝鲜炮击延坪岛是对韩国演习的过度甚至恶性反应,美国对此威慑可以理解。但由于威慑也会溢出,美国重兵器过于接近中国,美国对中国的能力威胁显然增强,这就不必要地增加了中美猜忌,也不利于美国争取中国合作,争取尽早缓解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6 h$ Q$ E' I" o% |8 G7 G3 }

- D+ Q& N' J* o9 Y1 V  要达到美国军演威慑朝鲜并同时在能力上减少对中国的安全压力这双重目的,美国不妨邀请中国海军共同参演,但中国则宜要求联合军演地点偏离西海“北部界线”,以脱离敏感地区。当参演各方分享稳定地区局势、避免反应过度的共同目标时,中美就能成功地化危为机,共同担当国际责任,并通过合作培育信任,将双边关系升格到更加可信的状态。+ F" B2 F: L, y2 Q" E4 s

/ y, D( W# n: `  中美未来核心问题
8 `" p0 ]! l( G  _8 M  x9 d$ [: ~5 N
% z' B  w! ~  c7 E7 W+ @( Q4 y" w  中美未来的核心问题,一是战略竞争,二是经济竞合。战略竞争分三个层面:一是在未来一个阶段美国在我主权与领土问题上还可能继续对我施压,二是美国担心中国扩大自己的主权观,在南海方向谋求超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利益,三是双方在外空、海洋、网络等方面产生竞争。% r" {4 j3 ~( u- y
) H) J! ~4 a! R+ k
  如前所述,美国在短期内可能不会停止在台湾和藏疆等我核心利益问题上非难中国。美国的逻辑是,尽管这些都是中国的内政,但内政可以干涉,至少美国可以干涉他国内政。这种逻辑,与中国认为只要是内政问题就不能干涉,则大相径庭。中国为了维护主权,必然以经济发展为抓手,以发展国防为核心,进入国防现代化的新时代,在空天一体、远出深海、远程威慑、近程阻慑等方面,取得全面发展,以自己的力量为依托,早日终止美国对我干涉。9 K% K1 v; r$ r9 h1 e

+ e6 e( a/ o% P# B' p" x  但是,中国发展正当的国防力量以阻止美国干预我核心国家利益的举动,势必被美国视作是对其国家利益的妨碍,这将引起未来中美为维护各自国家利益的新的博弈。由于美国认识问题的方式错误,它忌惮中国发展的原由并不正当,中美这一战略竞争的责任不在中方。缓和这一矛盾,不能靠中国无限期韬光养晦来解决。
6 P% z7 w5 n0 A" ?6 j
& v& H* O6 }4 N$ n  美国担忧中国对国家核心利益的诠释超出台藏疆,延伸到南海大部甚或全部。中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中规定,中国对该法律的遵守,“不影响中国享有的历史性权利”。美国还担心中国甚至连自己的法律都不遵守,因为该法按照《联合国海洋法》规定,未限制外国船舶在我专属经济区内自由航行,但当前中国政府在其口头言论中,已多次明确,外国船舶未获同意不得在我专属经济区进行军事活动。
1 w- O8 ^/ r: r0 W/ i, C8 x7 _5 z
& E" \8 a& w, f/ N  对于中美经济竞合,由于中国在未来一个年代甚至更少的时间内有可能赶超美国,取得世界经济总量第一,中美可能竞争加剧。尤其是当中国目前经济总量只是美国四成,但能源使用总量以及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都已名列世界榜首,两国在对能源安全的看法以及对世界发展的平衡性问题上,一定有了更多的竞争压力以及合作动力。8 u' j  t" S6 m) ]2 j

* ?, \8 R- Y3 p% P  今年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将在南非举行,明年需要谈成能取代《京都议定书》的新一代国际减排协定,以给未来十年世界经济平衡发展提供基石。在2009年时,中美曾在坎昆会议上激烈争议,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影响互信。未来中美两国在对这样的竞争性事务进行磋商时,需跳出双边竞争框架,多从地区和全球的意义上考量合作。尤其中美都是大国,双方均不宜就一事一地逐利竞争,而要在全球层面共同强调国际责任,带头承担更多国际义务,推动国际关系向积极的方向发展。1 {; J5 F2 `) H% E+ M- o1 `5 n, o- e6 X
1 G  D$ ~% ?7 t9 B* g. Z
: R# x' G) G; P1 {6 w0 T: J# Q
  作者:沈丁立
, n0 a& }% N$ y3 |' A- e, [3 ?  来源:《凤凰周刊》2011年6期
! ^7 A( ^3 V3 w+ M+ u- Y. r! B9 D0 w# W
  (作者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军备控制与地区安全研究项目主任)  
0 d+ I2 M  N; Q) l" x/ b, B  转贴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发表于 2011-2-24 14: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入明年,美国将要进行总统大选和两年一度的联邦国会选举,美国国内政治将更多影响中美关系,美国就业率和出口必将是其国内辩论的主题。届时美国经济景气与否,执政党是否获得民心,将决定美国两党党争趋向。同时,中国也将在2012-2013年进行党政换届,届时中国对外政策可能也将缺少弹性。因此,那时中国的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也将牵制中国的对美方针。”( h" X' o4 o: x
确实如此,今明两年,对中国国家大战略最有影响的两大因素都要产生一些比较大的变化,值得我们关注。
' y) n) r3 D5 F6 @  ?& Z% A本文不错,是很好的参考内容。感谢楼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大战略网,从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等七个维度的独特视角观察和研究中国国家大战略,提供学习、交流、研究大战略所需的各种资讯和资料。

QQ|QQ群:171285823|小黑屋|手机版|大战略 ( 琼ICP备14001237号  

GMT+8, 2017-10-24 19:18 , Processed in 0.34154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