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个立场——中国国家利益,从七个维度: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观察世界风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战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0|回复: 0

大师走了,棋局继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0 02: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地时间5月26日晚,当代最杰出的地缘战略家之一,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家医院去世,享年89岁。中国驻美大使馆随即发表声明,对布热津斯基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称赞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中美关系作出过重要贡献,“他的辞世是中美两国的共同损失”。& f' R1 U0 Z2 m0 L  n" A
( Y; R+ y) i. @, G* k/ o1 ~
  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1928年出生于波兰华沙,1938年欧洲大战之际离欧赴美,1958年加入美国国籍。布热津斯基是优秀的哈佛学者,1961年,他担任时任总统肯尼迪的外交政策顾问,也曾担任美国前总统约翰逊的科学顾问。1977年至1981年担任美国民主党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和同时代的基辛格一起,成为20世纪影响美国地缘战略走向的精英人士。2 ~1 d7 N5 x- N% p7 R- h

& \8 i) w1 X- u) V; I* g1 f% n  由美国主导的欧亚大棋局
' c9 k5 I) x, W0 {" Q; n! a; j. V& p1 d
  在建国后仅仅一个多世纪里,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及全世界的大国,布热津斯基毫不掩饰地称赞美国的霸权。! S( f. \+ o9 h  n3 e
- M( h9 n# y$ m
  布热津斯基认为,此前在地球上出现过的帝国,包括罗马帝国、中华帝国,都只是地区性霸权,这些帝国的扩张方式是军事征服和占领,统治方式是极权和控制。8 D  d9 D2 V9 ^/ G

) e$ ]( m( D7 w  而美国的霸权是一种全新的模式,包括“占优势的组织制度”“为军事目的而迅速动员极大的经济和技术资源”“美国的文化吸引力”“美国的社会和政治精英十足的活力和固有的竞争力”等。  l8 j& Q4 J+ {

/ @: m- Z, u. k+ G6 z& p2 A( q/ m8 y  然而,在布热津斯基自己的叙述中,美国霸权的取得主要仍然是军事扩张的结果,其过程大致包括美西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美苏两大集团的冷战4个阶段。
7 a  A, H: O5 w/ C) X
4 ~5 @3 V8 J- Q  冷战的结局是苏联集团的崩溃,美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大国。从此,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破天荒成为欧亚大陆国家关系的主要仲裁者。就像一个老饕面对一块硕大而精美的蛋糕,布热津斯基手握刀叉,忍不住要按照他所代表的新的帝国的意志,来分割和享用这垂涎已久的美味了。( i& y# ]) C' H

' V) e4 _" y4 h  F/ @" e  布热津斯基认为,对美国来说,欧亚大陆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目标。“欧亚是个棋盘”“这个巨大的、形状不规则的欧亚棋盘从里斯本一直延伸到符拉迪沃斯托克,为‘棋赛’提供了舞台。”“在这个略呈椭圆形的棋盘上一争高下的不是两个,而是数个实力不等的棋手。最重要的棋手在这个棋盘的西部、东部、中部和南部。”
% v9 \2 J; }7 V( m8 `3 m( S
# p" ^6 S/ K3 ^4 f. e) M  “棋盘的最西端和最东端都有人口稠密的地区,其相当拥挤的空间分属几个强国。美国的力量直接部署在欧亚大陆狭窄的西部边缘(指北约盟国)。在远东大陆有一个越来越强大、独立,并拥有众多人口的大国。这个大国的精力充沛的对手局限在几个临近的岛屿上。这些岛屿和一个远东小半岛的一半(指韩国)给美国的力量提供了立脚点。”
$ d# M5 {- ]! ~& m: r
2 o* E0 f+ U: s# }. g  布热津斯基提出,美国作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型霸权,就是要在法、德、俄、中、印这5个地缘战略国家和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伊朗这5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之间纵横捭阖,在欧亚大棋局中保持主动,实现领导。% b# ]2 I( _; C- O7 u! }
& m/ j$ x3 X1 p0 G! S" ^
  为保持并尽量延长美国在欧亚亦即在世界的主导地位,美国要依靠西头的大欧亚民主桥头堡和东头“必将成为地区主导大国”的大中华。在内外因素的制约下,美国应该主要同5个地缘战略国家在不同领域中、不同程度上,以不同的方式增进或建立盟友、伙伴关系。
' a* Y) e& i6 C  w) e7 D
2 N# c& u7 L! ?/ l; b1 w# v" P  大棋局中的中国7 N8 {# u7 T9 b

6 S7 r' G8 L( o+ B  在布热津斯基设计的大棋局中,中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最理想的情况是把一个正在实现民主化和市场化的中国纳入更广泛的亚洲区域合作框架。如果中国不走民主化的道路而其经济和军事力量却继续壮大怎么办?“大中华”已在形成之中。任何阻止其出现的做法都会导致同中国发生激烈冲突,这种冲突可能致使日本不再在美国划定的范围内行事,甚至导致美国在远东存在的终止。3 J6 [) X. g: w* f4 K  `  i4 v
; |) @, r2 c  m5 m
  布热津斯基认为,中国到2020年会成为“地区主导大国”,在亚太地区拥有一个势力范围或受到别国敬服的范围,而不可能成为在各个主要领域都富于竞争力的全球性大国。布热津斯基说,任何关于“中央王国”必然复兴而成为全球性大国的预测都存在缺陷。最明显的缺陷是机械地依靠统计数字做预测。历史已经证明,依据统计数字预测日本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日本必将成为新的超级大国的判断是错误的。布热津斯基认为,那些声称并害怕中国必然成为世界大国的人,正在犯着同样的错误。
3 J5 B4 T7 j2 n. i* o" G' e; A4 w! `/ ]/ g: l$ Q( E
  因此,布热津斯基反对过高估计中国的竞争力和据此得出美国应该采取遏制中国政策的结论。他认为,对美国的中长期欧亚地缘战略来说,同中国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是不可或缺的条件。即使中国不走向所谓的“民主化”和“自由市场化”,也不能以此作为中美合作的前提,而应更重视中国的对外行为。美国应接受中国的威信和影响在亚太地区上升这一前景,还应看到中美在东北亚和中亚有共同的地缘战略利益。中美关系恶化会对整个亚太地区和美国的欧亚战略产生严重后果,因而中美双方都应该尽量避免这样的后果。
$ F8 p2 `1 G2 v: ^
) {5 u# B# E5 ?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布热津斯基不仅是美国高层智囊中的“知华派”,而且长期致力于中美友好。对于中美关系的改善,大家印象最深的是作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基辛格秘密访华,以及美国共和党总统尼克松访华为中美关系正常化打开了大门。事实上,1978年5月,布热津斯基作为民主党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访华,为中美建交确定了更多的细节,为中美关系正常化作出了重要贡献。2 k  J$ J% O% F! P2 B
  M$ a/ ?/ i2 F; }4 q
  布热津斯基在有生之年曾多次访问中国,并得到中国领导人的热情接见。在1979年1月28日开始的访美行程中,邓小平一下飞机,便如约来到布热津斯基位于弗吉尼亚州麦克莱的寓所出席家宴。
$ |! u/ X+ r+ b$ @
3 c$ z; J. R; p! r! ]% d  1981年7月,布热津斯基访华时,接受邓小平的建议,和家人一起赴贵州、四川,沿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线走访了遵义、娄山关、大渡河渡口和泸定桥等地。随后,在发表于美国《生活》杂志的《沿着红军长征路朝圣记》一文中,布热津斯基写道:长征是伟大的史诗。
$ l6 L2 l* ?8 t  v+ H! f3 s. y, A% H4 O$ V" A2 \; B$ _" u
  棋局仍在继续
9 z6 c3 c0 Y9 [# ?3 C/ R1 b
# I* Q+ W, B0 i: {) L. n  笔者认为,作为布热津斯基最重要的地缘战略理论遗产,大棋局理论并非布热津斯基的发明。可以说,大棋局理论是布热津斯基作为杰出地缘战略理论家围绕地缘战略问题对国际局势和国家间关系特点规律的某种揭示,并代表美国的战略利益进行了大棋局博弈游戏规则的设计。正因为其主要是客观揭示而非主观臆想,才使它拥有持久的生命力:布热津斯基走了,棋局还在继续。
3 _- ~, c$ j% @- S, x
$ o7 `2 B+ r; |1 p  布热津斯基秉承英国地理学家罗德·麦金德在20世纪初最先提出的世界“地理中心(地理枢纽)”的概念,并将大部分中亚地区和中东欧地区视为欧亚大棋局的中间地带。麦金德的名言是:谁统治了东欧平原,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统治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了全世界。! ^' s# @* |; W2 {
2 l$ t. E+ h) a( f
  布热津斯基同样高度重视中间地带:“如果中间地带拒绝向西方靠拢,而成为非常自信的单一实体,并控制了南部,或同东部的主要棋手结盟,那么,美国在欧亚大陆的首要地位就将严重受损。”9 T# R6 ?4 Q* s* H
  W$ n3 d# t6 ~" ~- P
  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美国一直高度重视中间地带,通过沙特等中东盟友以及以色列严密控制中亚和中东欧地区。在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当政期间,在中心地带展开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4场局部战争。奥巴马当政期间,虽然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新的战争,但其发起的“颜色革命”,从突尼斯、希腊、埃及、利比亚到叙利亚,对中间地带一系列国家产生了包括政权更迭、制度更换等重大影响。8 t2 ?3 s8 @* A0 O: d

# Z9 d! e$ h' I$ T. t  对于美国新总统特朗普的上任,布热津斯基寄予厚望。在特朗普就职不久,布热津斯基与其助手联合发表文章,提出美国需要“特朗普主义”。特朗普上任伊始,采取的第一次对外军事行动就是空袭叙利亚。同时,特朗普上任之后的首次出访选择了中东。
# i3 t) ~$ b$ ?4 @1 H0 r$ @! v1 x# M* i
  特朗普在中东问题尤其在针对沙特和伊朗的政策上,表现出了与前任奥巴马总统的明显不同。特朗普在沙特签署了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预计未来10年还有3500亿美元的大单。由此可见,特朗普的中东之行可谓“义”“利”相兼。
4 W! l; {% D) ^+ t& l  B$ M8 @1 I' `# ^+ m2 s; c/ s' H9 B
  布热津斯基认为,在欧亚大棋局的东部,美国保持在韩国的存在十分重要。如果美国撤离韩国,日本将在军事上更加自立。朝鲜半岛统一的任何进展都会损害美国继续在韩国驻军的基础,一个统一的朝鲜不会需要美国提供长期的军事保护。
8 [$ K$ e# q+ b9 i% X; h- @8 X
3 h+ L1 e2 R' h" k! l, n( k6 K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已经成功利用朝鲜发展核武器和导弹这一理由,不断加强了其在东北亚以及亚太的军事存在。美军加强在韩国军事存在正在进行的努力,是趁韩国前总统被弹劾和新总统没有选出来的关键时机,在环境评估和国会论证等基本程序阙如的情况下,加速使在韩国部署“萨德”变为既成事实。
9 ^* s: x, K3 U2 D  j) K8 a
3 V! ], C/ s9 G0 }, _' t" O  虽然新任韩国总统以环评和国会程序等非常客观的理由,对在韩部署“萨德”系统进行检讨,但基于韩美之间的军事同盟关系、东北亚局势的复杂因素,以及韩国在欧亚大棋局东部边缘发挥的关键作用,“萨德”系统在韩部署的最后结果令人难以乐观。
4 v8 u( L' F+ o2 d3 o
7 \1 O* o  z/ R. v' X; q" f, u  世事因时而变,棋局仍将继续。驱动它的,既有赤裸裸的利益,也有人或国家的争强好胜。
( ~& i# b+ V1 u
+ m+ l/ o, \! G    (2017年06月22日 作者: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单位:国防信息学院)# s" ?* H, o, f0 n4 K7 n# 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大战略网,从经济、军事、外交、地缘、技术、历史、心理等七个维度的独特视角观察和研究中国国家大战略,提供学习、交流、研究大战略所需的各种资讯和资料。

QQ|QQ群:171285823|小黑屋|手机版|大战略 ( 琼ICP备14001237号  

GMT+8, 2018-1-22 23:43 , Processed in 0.30491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